首页 >> 报刊 >> 期刊要闻 >> 重点文章
所到之处皆媒介 ——5G对媒体产业的影响分析
2020年09月10日 10:09 来源:《新闻记者》2020年07期 作者:胡泳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媒体将成为最早受益于5G技术的产业之一,5G有潜力真正改变媒体内容的生产和分发方式,移动网络将成为主要的视频分发渠道。5G技术不仅带来速度,还带来新的商业模式和身临其境的互动体验,AR和VR行业将发生根本改变,内容和观众的距离将大大缩短。最终,5G将为人们的信息需求和娱乐活动增加新的和切实可见的维度。

  关键词:5G; 媒介生产; 媒介分发; 触觉互联网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基金: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5G时代信息传播模式变革与治理研究”(19@ZH044)资助

 

  5 G是移动运营商目前使用的技术的演进,从4G到5 G的跳跃,使得它在行业标准上具有革命性意义——5 G网络极大地扩展了设备之间处理的数据量,借助更复杂的基础设施、算法和专门技术,它将提供若干项具有成本效益的性能优势,这对未来至关重要。

  从技术类别上来看,5G属于基础设施升级——表面上似乎并非范式革命性的技术,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没有革命性的影响力。这一影响力可能体现在5G催生的新事物、新模式、新机会、新体验上。目前可以预见的是,作为一个创新平台,5G不仅能够加强当今的移动宽带服务,还将扩展移动网络以支持各种各样的设备和服务,从而帮助实现万物互联;通过与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和边缘计算、大数据等技术相结合,5 G能够以更高的性能、效率和更低的成本连接更多的产业。

  每次移动技术的升级换“代”(也即所谓的G),主要是由不断提高的数据传输速度来定义的。然而从创新的角度来看,无线网络技术的每一次飞跃都带来了明显的变化:第二代(2G)允许语音传输,第三代(3G)打开了移动数据和丰富内容的大门,第四代(4G)引发了应用程序和移动流媒体的革命。5G作为未来通信和计算的基础,它将带来至少三个新的进步:

  ·更快的速度(以传输我们产生的越来越多的数据)

  ·较低的时延(以提高响应速度)

  ·扩展到计算机和手机以外的范围(以涵盖云和全新的联网设备,规模可达数十亿美元)

  5 G可以保证高达100 Gbps以上的带宽,由于速度可能比当前4G协议快1000倍,因此实时直播和大量下载所带来的缓冲问题将成为过去(Kavanagh,2020)。同时,5G的目标是将延迟时间从4G常见的30到60毫秒降低到4毫秒乃至1毫秒以下(Slefo,2018),如果使用5G的速度就像大脑处理现实一样快,那么,它必将随着物联网以及众多我们尚不能构想的事物和创新而产生一场应用上的大爆发。

  就媒体产业而言,伴随着数字通信的四个层面——设备与接入网、骨干网,软件及内容的发展,我们将真正实现在任何位置和任何设备的媒介点播,形成所到之处皆媒介(media everywhere)的环境。媒体将成为最早受益于5G技术的产业之一,这将不仅给产业本身,也给整个社会造成深远的影响。

  媒介生产能力与生产方式的提升

  媒体应用是要求最苛刻的服务之一,需要充足的网络容量以及极低的时延,以实现同步视听流。5G领域的最新技术进步有望通过动态有效的资源分配,提供高质量的媒体服务,从而释放媒体行业的潜力。这首先体现在,5G可以为媒体提供更高的生产能力,并同时改变内容生产的方式。

  以电视为例,电视台目前依靠多种技术将摄像机和麦克风中的影像和声音传送到广播中心,最后再制作成节目。这些技术包括固定链路光纤连接、微波回传、无线高清传输器(serial digital interface,SDI)、IP网、卫星,甚至是送硬盘的快递公司。最近几年来,电视台一直使用被称为“绑定蜂窝”(bonded cellular)的技术,它需要多个3G或4G连接并将它们组合在一起,以提供足够的带宽发送直播视频。此技术借助背包或一个雪茄烟盒大小的通信设备,可以让任何摄录器材瞬间联网,传输高品质的视频和音频。这些被绑定的蜂窝单元彻底改变了新闻采集流程,使记者和工作人员可以在适当覆盖范围内的任何地方直播新闻,无需大型车辆和大量电缆,即可对视频进行编码和中继传输。

  但这一技术并非完美。这些单元需要多个连接,而这些连接又需要大量的SIM卡。另一个问题是它们会严重压缩视频,这可能会在后续的生产和分销链中引发问题。尽管该技术可以提供单个视频链接,但电视台时常需要多机拍摄。此外,传输走的是公网,因此在大型事件当中,不得不与其他人争夺通路而使连接变得不可靠。

  5 G条件下,可以实现“非绑定蜂窝”(unbonded cellular)——将三个或更多4G LTE调制解调器绑定在一起获取所需带宽以提供高质量传输的日子已近尾声,5G将允许单个调制解调器完成这项工作,从而缩减设备的尺寸并最大程度地减少编码时延。

  5 G还具有改变电视台可以提供的服务类型的潜力。新兴技术有可能支持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VR)、基源放送(object-based broadcasting,OBB),以及从传统广播服务向能够提供新内容和用户体验的全IP传输的转变。一个重要的技术是网络切片(network slicing),可以开辟一部分专用网给一组专用用户,有点像私人wi-fi网络,这意味着电视台可以拥有一个已知且可控的环境来提高连接的可靠性。边缘计算(edge computing)技术则允许更接近采集点的信号处理,大大减少了与大型集中式服务器(也即云)相关联的网络时延,可以使远程生产的工作流程变得更加简化。

  电视台希望5G可用于提高技术和运营效率、增加灵活性并降低生产成本。5G也可以帮助启动新的制作流程,尤其是在新闻收集、远程制作、实况报道和用户参与度方面。以远程制作为例,5G功能将允许使用一条单一的、可靠的通信链路,达到高容量、低时延,将摄像机直接连接到远程生产工作室。

  电影方面,在传统工艺中,导演会在拍摄后的第二天观看“每日样片”(即未经编辑的原始素材),以检查有关摄影、表演、场景等是否存在问题,判断是否需要重新拍摄。处理胶片和同步声音也需要花费时间。随着数字设备的引入,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每天拍摄的底片冲洗后,可以用胶片扫描仪进行数字化转换,并通过数字图像与现场同期声进行声画对位,产生数字样片。这样,剧组每天通过观看数字样片,对一天的拍摄工作进行评价,并从选定的素材中挑选出可用部分。这些素材也可进行脱机编辑(offline editing),以方便剪接工作。5G可以进一步改善这一过程,网络的超快速度帮助电影制作人极其快速地将大量视频传输给编辑人员,而不受有线连接的束缚。

  新闻方面,虚拟现实新闻已经走出早期的试验阶段,为新闻机构应对内容和用户体验方面的挑战增添助力。例如,2015和2016年,《纽约时报》先后送出100余万副谷歌的廉价3D眼镜,以方便读者观看它的免费虚拟现实应用NYT VR(Robertson,2016)。根据一些新闻机构的实践来看,虚拟现实新闻有如下特点:

  其一,有效的VR体验不仅是讲故事,而且让观众“亲历”故事。观看者积极参与到正在观看的故事中,而不是消极的消费者。这深刻地改变了创作过程,强调体验而非对严格的传统叙事的遵循。

  其二,VR新闻是印象式的。观看者通常很难记住确切细节,而是想起曾经体会的全部体验。这意味着虚拟现实新闻制作者应该专注于留下情感上的影响,而不是传达特定的信息。

  其三,VR新闻吸引观众的地方在于参与、代入和“一种完全自由的感觉”。它使人们接触到各种各样的新体验和新情感,让他们创造属于自己的体验,并得出自己的结论。

  其四,VR新闻中的“变形”可以是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复杂问题的有效方法。有时仅仅提供硬事实是不够的。研究表明,VR可以通过使观众化身为某个人物(甚至是某个物体),受到其感染,从而令新闻揭示的问题变为更加可见。视角是VR新闻的重要因素。

  当涉及VR时,线性的、精心安排的叙事就失灵了。文章高手和视频巧匠都需要学习新技能。新技术的影响将促使媒体公司生产更多的身临其境的内容。记者要适应这种新的讲故事文化,预计会有一段较长的调整期。然而,媒体的部分未来植根于将新闻带入生活的沉浸式体验。

  此外,借助5G,媒体可以在预制作期间就作出以数据为依据的决策,在制作过程中创造各种特效,并在后期制作时令最终内容的编辑变得更快、更高效。

  内容未必为王,分发仍是关键

  在4G时代就已开始的内容融合将进一步加强。首先,印刷与数字、视频游戏与体育、无线与固定网络、付费电视与OTT互联网服务,以及社交媒体与专业媒体之间的界限正在变得模糊。媒体公司要想在未来取得成功,必须重新构想自己正在做的所有事情。这意味着需要以具备成本效益的方式向受众提供优质内容,并且还须选择正确的技术。

  各类媒体服务公司会发现自身的业务日益交叉。例如,流媒体服务商、电视公司和社交网络现在都在争夺传统体育和电子竞技的播放权,电视公司、电信公司、科技公司、OTT运营商和电影制片厂也在竞相提供电视内容,广播电台、播客公司和流媒体服务商争相提供广播和播客内容。地域在融合,信息和娱乐入口在融合,内容的基础处于不断扩大之中。

  由于内容产业一片繁盛,许多媒体人仍然秉持“内容为王”的想法。然而5G到来,天平可能再次向内容分发方倾斜。5G提供商会占据最有利的地位来分发最佳内容,而内容提供商也许将不得不为此付出代价。随着主要平台不断推出自己的流媒体和其他处理大量数据的娱乐服务,例如在线多人游戏、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AR)/虚拟现实以及大型赛事高清现场直播,吸引和留住客户的竞争在加剧,那些实施“连接+内容”策略的提供商最有可能取得成功。

  移动宽带会带来更多多媒体内容、服务和数据的访问。5G能够为用户提供千兆以上宽带的能力意味着,内容的消费方式将完全不同于4G,这要归功于速度和时延的变化。5G可能成为光纤的竞争对手。想象一下,只须几秒钟而不是几分钟就可以下载一部完整的电影,几乎可以实时访问高分辨率的流内容,而不必等待缓冲完成。哪怕在剧院级别上,根据Telia的实验,5G仍可实现4K+实时流传输,其带宽是4G网络带宽的5倍至20倍(Horwitz,2019)。

  与传统的物理胶片相比,这是一种节省时间和空间的解决方案,对视频分发具有积极意义。过去,剧院收到的电影胶片需要手动加载到放映机中观看,然后倒回进行后续播放,这一过程越来越被少耗时和少占用空间的数字电影发行所取代。使用5G,分发可以是瞬间的:实验所观察到的7-8毫秒网络响应时间约为4G时延的五分之一,这使观看演出的人可以实时参加现场音乐会,或是参与从偏远地区广播的其他活动。

  随着可用于任何连接设备的高质量视频消费的爆炸式增长,电视台或其他内容提供商与移动运营商之间需要作出不同的业务安排。可以考虑不同的模型:利用HPHT覆盖网络(HPHT overlay networks)的临时部署,彼此结成伙伴关系,或将“电视广播分发即服务”(TV broadcast distribution as a service)添加到移动运营商的产品组合中。在频谱分配、公共服务可用性和网络中立性方面,由此产生的市场情景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监管指令。

  超级连接的背景下,消费者可能习惯一种多屏的生活方式。服务商需要打造消费者可使用“任一屏幕”的环境(any screen environment)。全球范围内的超连接家庭数量呈上升趋势:全球25%的家庭以及美国三分之一的家庭拥有超过10个连接设备。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智能电视和VR等家用屏幕的数量持续增加,新的屏幕仍在出现,如智能手表。全球平均每个家庭有六块连接的屏幕,到2020年,三分之一的家庭将至少增加一个屏幕(Ericsson,2019)。由于有多个用户、许多屏幕和并行的流媒体,wi-fi家庭宽带似乎受到压力,体验的不一致是一个主要问题。如果5G家庭无线宽带得以实现,相当多的人会考虑用它替代或补充现有的宽带,因为传统的电视捆绑套餐已经不吸引人了。

  当今大多数内容都是针对大屏幕开发的,然后又转用于较小的屏幕。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内容和媒介所有者会继续使用这种方法。但是,一些内容所有者正在考虑仅针对移动屏幕进行开发。

作者简介

姓名:胡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禹瑞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