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刊 >> 期刊要闻 >> 重点文章
注重理论研究的系统性、专业性
2017年01月09日 08:57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孙正聿 字号

内容摘要: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指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不仅要体现继承性、民族性和原创性、时代性,而且要体现系统性、专业性。如何认识和切实提升理论研究的系统性、专业性,是建设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一个重大课题。“专业性”的理论研究构成理论体系的“系统性”,“系统性”的理论体系则深刻地体现理论研究的“专业性”。理论研究的“专业化”,不仅为自己“建构”研究“对象”,而且随着“专业化”程度的提升而不断地拓展和深化自己的“理论空间”,发现研究对象的更多侧面和更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并形成关于研究对象的不断深化的认识成果。

关键词:理论体系;理论研究;系统性;哲学社会科学;积累;理论系统;兼容性;理论问题;习近平;学科

作者简介:

  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指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不仅要体现继承性、民族性和原创性、时代性,而且要体现系统性、专业性。如何认识和切实提升理论研究的系统性、专业性,是建设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一个重大课题。

  一

  理论是规范和引导人们的思想和行为的各种概念体系,系统性是理论的基本特性。理论的系统性具体体现在理论自身所具有的“向上的兼容性”“时代的容涵性”“逻辑的展开性”和“思想的开放性”。

  所谓“向上的兼容性”,是指任何一种理论都是人类文明史和人类认识史的总结、积淀和升华,而不是离开人类文明发展大道的“灵机一动”“信口开河”的产物。对此,恩格斯曾明确提出,真正的哲学是“一种建立在通晓思维的历史和成就的基础上的理论思维”。哲学如此,文学、史学、法学、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等人文社会科学也是如此。这正如列宁所说,概念、范畴并不是认识的“工具”,而是认识的“阶梯”和“支撑点”。在人类认识的历史进程中和理论体系的历史发展中,概念、范畴既是认识的积淀和结晶即认识的成果,又是认识发展的“阶梯”和“支撑点”即推进认识拓展和深化的前提。理论作为认识的结果,它是专业化研究的成果;理论作为认识的前提,它又直接地构成专业化研究的不可或缺的前提。正是在理论自身作为“前提”和“结果”的辩证运动中,才实现了理论自身的发展。在理论自身的辩证运动中,它具有何种程度的“向上的兼容性”,它在何种程度上构成理论的系统性,直接决定该种理论具有怎样的理论价值和理论力量。正因如此,列宁特别强调指出,马克思主义绝不是“离开人类文明发展大道的宗派主义”,而是批判地继承人类文明优秀成果的理论结晶。

  所谓“时代的容涵性”,是指任何一种真正的理论都是“思想中所把握到的时代”。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世界上伟大的哲学社会科学成果都是在回答和解决人与社会面临的重大问题中创造出来的”。任何重大的理论问题都源于重大的现实问题,任何重大的现实问题都蕴含着重大的理论问题。理论研究既要用现实活化理论,又要用理论照亮现实。从重大的现实问题中发现、提出和探索重大的理论问题,又以重大的理论问题回应、深化和破解重大的现实问题,这是理论研究的真实内容和根本途径。这就向“理论”提出双向要求:既要以系统化的理论去把握现实及其所蕴含的理论问题,对现实作出系统性的理论回答;又要在回应现实及其所蕴含的理论问题的过程中变革和更新已有的理论系统,使理论系统得以拓展和深化。只有这样,才能让“朴素”的现实变得厚重深沉,又让“灰色”的理论变得熠熠生辉。

  所谓“逻辑的展开性”,是指理论在构成自己的过程中所体现的由抽象到具体的“环节的必然性”。这个过程是把理论条理化、逻辑化、系统化的过程,是把理论引向清晰、确定、深化的过程,也就是构成理论系统的概念、范畴矛盾运动的过程。理论的系统性,绝不是罗列章、节、目的“散漫的整体性”,更不是“凑句子”“找例子”式的“原理+实例”的“外在的反思”,而是历史与逻辑相一致的、由抽象上升到具体的论证过程。在理论构成自己的论证过程中,构成理论系统的任何一个“术语”,都不只是一个指称对象的“名词”,而是一个具有确定的思想内涵的“概念”;构成理论系统的任何一个“概念”,都不只是一个孤立的、自在的“观念”,而是在特定的理论系统中获得相互的规定和自我的规定;理论论证的任何一个环节,都不只是一个抽象的规定,而是在概念的矛盾运动中获得越来越具体、越来越丰富的规定,以至达到“许多规定的综合”的“理性具体”。在《资本论》中,马克思首先是把资本主义社会作为“混沌的整体表象”予以科学地“蒸发”,抽象出它的各个侧面、各个层次、各种矛盾的“规定性”,然后又以资本主义社会的“细胞”——商品——所蕴含的全部矛盾的“胚芽”作为理论体系的“开端”,循序渐进、层层推进,直至达到资本主义社会“在思维具体中的再现”,从而以“理论的彻底性”揭示出资本主义的运动规律。

  所谓“思想的开放性”,是指理论在拓展和深化自身的过程中所实现的自我批判、自我革命和自我更新。任何一种系统化的理论,总是面对两大矛盾;一是理论体系与经验事实的矛盾,一是理论体系内部的逻辑矛盾。在人类文明的历史进程中,人类面对的现实问题是层出不穷的,源于现实问题的理论问题同样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没有任何一种理论系统能够回答变化中的全部现实问题,也没有任何一种理论系统能够达到无懈可击的“完美”。因此,任何一种理论体系都表现为自身的建构—解构—重构的否定之否定的“螺旋式”的上升过程。肯定性的“建构”,是理论成为理论体系的过程;否定性的“解构”,是理论推进自身发展的过程;否定之否定的“重构”,则是理论体系自我更新的过程。理论体系的建构—解构—重构的过程,既是不断地总结文明史而实现更深刻的“向上兼容性”的过程,又是不断地回应现实问题而实现更充实的“时代容涵性”的过程,也是不断地调整自身的概念体系而实现更严谨的“逻辑展开性”的过程。在“向上的兼容性”“时代的容涵性”和“逻辑的展开性”中实现“思想的开放性”,构成了理论体系的生命活力和现实力量。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