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刊 >> 期刊要闻 >> 滚动新闻
媒介融合时代书评的变化趋势探究
2020年09月02日 11:08 来源:《出版广角》2020年15期 作者:王雨婷 字号
2020年09月02日 11:08
来源:《出版广角》2020年15期 作者:王雨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媒介融合时代的到来,让文学载体发生了大规模的变迁。书评作为文学一个不可忽视的分支,与各种媒介在交叉、逆反的互动过程中,发生了创作主体从精英到平民、呈现形式从单一到多元、传播速度从滞后到及时的新变。

  关键词:媒介融合; 书评; 新变

  作者单位: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

  基金:2019江西省高等学校教学改革研究课题“融合文学教育与编辑出版的高校书评写作课程建设研究”(JXJG-19-1-41)

 

  随着数字技术与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传统媒介与新兴互联网媒介相互融合,打破了传统媒介一枝独秀的藩篱,媒介之间的界限逐渐模糊,这种发展趋势将全球带入了媒介融合时代。如今媒介早已渗透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它不仅给信息传播领域带来巨大的变化,而且给艺术、文学、文化等方面带来极大影响。媒介融合时代的文学,呈现“文学的媒介化”特征,即“媒介将文学解魅,文学对媒介依附,这是文学在现代、后现代多元媒介文化、强权媒介场下求发展以拓展生存空间的策略。媒介一改以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角色,从幕后走向幕前,从边缘走向中心,从附属者走向掌控者,从传播者走向制造者”[1]。

  作为文学的一个重要分支和出版场域一种颇具影响力的力量,书评有着久远的历史,其形态等依赖于外在的传播制度、文化环境等因素。随着出版业的发展与媒介融合时代的到来,书评发生了创作主体从精英到平民、呈现形式从单一到多元、传播速度从滞后到及时的新变。

  一、众说纷纭:书评的创作主体从精英到平民

  中国书评学会会长伍杰在20世纪90年代初提出了鼓励广大普通读者加入书评创作队伍中的想法,他说:“书评是一项群众性的事业,必须有广大群众参与;也只有吸收广大群众参加,书评才有生命力。”[2]20多年前的美好期许在媒介融合时代得以实现。媒介融合时代既是一个全民阅读、全民写作的时代,也是一个全民批评的时代,信息传播主体不再受限于精英知识分子,而向普通大众开放。同样,书评创作的主体不再只是专业书评人、知名作家、学者教授,而是有不计其数的大众加入书评浪潮之中,壮大了书评创作的力量。互联网提供的自由言论平台使文学作品的评论权不再专属于专业评论家,普通读者也拥有了评论权。

  在这样的趋势下,书评创作者的身份逐渐泛化和多元化,书评主体的平民化打破了传统书评话语垄断的局面。以往,以精英知识分子为主的专业书评人“居庙堂之高”,他们的书评多发布在报刊、广播、电视上;他们至今活跃并且依然是站在舞台中央强有力的“领唱者”。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领唱者的背后,站着一群敢于发声的“伴唱”,这些“伴唱”瓦解了专业书评人的中心地位。进入媒介融合时代后,豆瓣、微博、微信公众号、喜马拉雅FM、抖音等网络平台上涌现出各种身份不同的书评人,其中绝大多数是没有精英话语权的普通读者,他们借助网络传媒发表了数量庞大的书评。平民化的创作个体以数字技术为支撑,可以隐瞒身份和性别,戴着普泛性的面具发布书评。他们既可以显身交流探讨,又可隐身自我保护。这一方面使大众书评人得以摆脱功利诱惑,率性表达,有更大的随意性与自主性,另一方面可褪去外在因素强加给文学的负载,有利于书评人保持作为读者的自我意识和独立的价值判断。这些“处江湖之远”的普通书评人发出了普通读者的心声。

  目前,虽然传统纸媒刊登的书评还是以知识精英的书评为主,但是网络书评中有相当大的一块阵地已经被普通大众占领。媒介融合时代的书评创作门槛降低,发布范围扩大,每一位读者都有了评介图书的权利和传播阅读感悟的能力。这种平民化的发展趋势折射出草根阶层对话语表达的欲望和凸显主体意识的需求。

  书评与网络的结合,改变了传统写作精英垄断的局面,形成了人人得而为之、时时可获发表的“泛众化”评论倾向[3]。平民化的创作主体所写的书评更贴近普通读者的阅读习惯,与他们的知识储备更为契合,能更好代表普通读者的阅读感受,这样的书评更容易成为普通读者阅读选择的标杆。在豆瓣上,有些普通书评人拥有成千上万的粉丝,他们的书评甚至获得了比专业书评更多的关注量和点击率。他们每发布一篇书评,下面会有很多读者留言与之交流,有较强的互动性。在互动性较差的纸质媒介中,信息处于一种自上而下单向流动的固有形态,而数字媒介打破了这一固有形态,实现了信息从单向灌输到双向互动的转变。

  虽然广泛参与的创作现象是值得肯定和鼓励的,并且有不少普通读者的书评达到了专业书评的水准,但是也应该注意到,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还难以从专业的角度进行评价,个人情绪化的抒发大于理性深度的评判。作为思想精神的表述文章,书评的艺术性就是可读性,优秀的书评有的明快活泼,有的老辣尖锐,有的简洁清通,有的雄论风生,不论风格怎样,都应该具有独立的审美价值,给读者以美的享受与愉悦[4]。

  二、形态丰富:书评的呈现形式从单一到多元

  传统书评以发表在纸质媒体上的专家学者的学术书评或者高校教授的学院书评为主,内容中规中矩,形式较为单一,作者身份呈现类型化的特点。但是随着大众书评人的强势介入、媒介融合的技术支持以及图书出版市场化运作模式的发展,文学的构成元素发生了多方面的重要变化,越来越多的书评形式诞生,如电视书评、广播书评、微书评、腰封书评、有声书评和视频书评等。

  不少网络书评以屏显电子文本代替纸质印刷文本,如电视书评、微博书评、微信书评等。电视书评与后现代式的“视觉消费”共谋,让读者在炫目的视觉情境中阅读文本。文字化的书评幻化成影像,极易变幻,色彩丰富,节奏明快,大大增强了阅读的趣味性。此外,在快节奏的现代社会中,各种文字信息呈爆炸式增长,在这种情况下,人们需要以一种快速便利的方式涉猎海量信息,于是浅阅读和碎片化阅读这类阅读方式成为读者的首选,微书评的出现也就理所应当了。可以说,微书评适应了当前阅读碎片化的趋势,顺应了阅读评论形态多元化的发展,也迎合了时代大众文化全面渗透的浪潮。

  还有一种非常流行的书评是腰封书评。腰封包裹着图书封面,属于一种装饰物。腰封在图书出版中非常普遍,有的是起装饰美化的作用,但是更多的是为了配合图书的宣传、增强图书的名人效应。因此,绝大多数的腰封上会印一些宣传语、报纸上刊登的短评以及名人的推荐语,这类名人的推荐语就是腰封书评。腰封书评最大的特点是高度概括,因为篇幅有限,每段书评一般不超过100字,推荐人(腰封书评人)一般是大家熟知的,常常出现在腰封上的推荐人除了文化名人,还会有一些娱乐圈的明星、商界的大亨等,影响力大、知名度高的人都可能成为腰封书评人。虽然读者对于腰封多有争议,有些人甚至成立了“恨腰封”小组,但是腰封仍然层出不穷。实事求是的腰封推荐语或许可以为读者提供参考,但是极尽浮夸之能事甚至完全杜撰的腰封书评可能会误导读者做出错误选择。

  随着微信读书、喜马拉雅FM等读书平台和抖音、快手、微视、小红书等视频平台的快速发展,有不少书评人通过录制音频或拍摄视频的方式将书评呈现出来。在微信读书平台上,有不少专业评书人受到读者的青睐,如上官文露、陆琪等,他们通过口语化的表达与读者分享阅读感受,由表及里、深入浅出,在梳理图书内容的基础上进行精辟的解说,尤其擅长对作品中细节的挖掘,读者听完能够对图书的内容、作品的特色形成全面的认知。抖音上的“都靓读书”“小嘉读书”“麦田少年文学”等读书类用户,通过一分钟左右的视频点评一本书,从各自擅长的领域出发,以高度精简的语言向读者介绍图书的亮点和特色。这类短小精悍的视频让书评人从幕后走到屏幕前,显得更有亲和力。书评人不但可以通过不同语气、神态和肢体语言来演绎书评,还能加上图片、配乐等丰富视频效果,使整体互动效果更好。这类解说式的书评一般从读者的需求出发,精准定位,语言清浅平实,并且借助大数据向读者精准推送他们感兴趣的内容。解说式书评形式多样、风格各异,在各类便携的移动终端之间传播,方便快捷,而荟萃这类书评的平台,也成为适应新媒体阅读的文化聚集地。值得注意的是,书评人在专业能力、录制水平、拍摄设备等方面存在差异,因而这类书评质量良莠不齐,且广告与宣传的界限比较模糊。

  多元化的书评形式是“互联网+出版业”的一种体现,能让人们在闲暇时间与碎片化时间里接收或传播。书评的呈现方式虽然百花齐放,但是需要专业的书评人和书评机构把关,为纯净书评的写作营造良好的环境,需要建立独立书评人制度,做到唯质量是尊,唯作品是尊,唯读者是尊,唯公正是尊,这样才可以从机制上保证书评人具备职业道德,重视个人信誉,不断向读者输出具有独立性、主体性、公正性的书评。

  三、多向流通:书评的传播速度从滞后到及时

  随着媒介融合时代的到来,书评不再囿于传统的白纸黑字,而是以数字化的形式呈现。同时,读者阅读的工具不再局限于纸质媒介,而是涵盖手机、电脑、kindle等各类数字化工具。新的阅读方式改变了书评的传播方式,更提高了书评的传播速度。虽然传统的传播手段与方式在书评的传播中依然起着不可替代的主导作用,但是这种传播方式所带来的传播滞后性是难以规避的。传统的书评作为出版的最后一个环节,在图书投入市场、读者阅读之后才会产生;好的书评完成后要寻找发表机构,等审核通过后才发表出来,然后通过纸质媒体传播给受众。这个过程比较繁复,中间耗费了不少时间,等到达读者手中时,书评已经经历了“万水千山”的艰辛跋涉。所以当读者读到书评时,图书可能已经出版一段时间了。在这样的背景下,读者很难及时有效地了解图书的出版情况,书评的传播功能发挥会受到制约,最终影响了传播效果。由此可见,传统的书评传播具有一定的滞后性。

  媒介融合时代书评的传播实现了多向流通。在这个时代,纸质书评与网络书评并驾齐驱,传播媒介的多样化大大改善了书评的传播效果,与过去相比传播速度更快、覆盖面更广。书评只要写完,就可以通过各种自媒体平台发表,不再需要书评人寻找发表机构,免去了印刷、运输的过程,一键点击就能在网络上发布。另外,越来越多的出版人有了超前意识,在新书出版前,就将样书寄给书评人,请他们提前阅读并撰写书评,于是,不少书评与图书同步公布于众,捆绑造势宣传。这种传播方式具有时效性,书评和其他图书信息一起第一时间走进读者的视野,它们经过策划、包装后进入公共领域,而不是等图书出版很久后才“千呼万唤始出来”,错过了最佳的宣传时间。

  媒介融合给予书评更加广阔的平台,即使做得很好的书评报刊,也想分得网络技术一杯羹,为书评打造更多的传播空间。例如《新京报·书评周刊》在2013年邀请了资深媒体人白明辉加盟,创建了微信公众号。虽然该微信公众号的粉丝量远远不及《新京报》的订阅量,但是公众号上推送的每一条微信内容都有一万多人点击阅读,并且这些粉丝是“可以触摸到的真实的读者,而微博、微信朋友圈这种‘病毒式传播’可以让一条内容受到更多的关注”[5]。网络传播时效性让读者能在第一时间掌握图书信息,在选择书评时,读者也不再是被动地接受传统纸媒推送的书评,而是可以主动从网上筛选自己喜欢和需要的书评。

  与此同时,随着图书市场的专业化和系统化发展,图书的出版和营销已经融为一体,与书籍息息相关的书评,也渐渐成为商业出版的附属品,受到图书市场的控制和引导。另外,人情稿书评、熟人书评、赞美性书评、捧杀式书评层出不穷,这类书评是一种广告书评,是为了帮助出版社和作者推销作品。

  媒介融合时代是媒介发展、融合到一定程度的必经阶段,这个时期的书评既延续了传统书评的部分特质,又呈现出一些新的时代特征。媒介融合既实现了书评意义的信息传输,又促成了书评构成的大转变。随着媒介融合时代的到来,媒介对书评的影响越来越大,这使得书评日益大众化,成为人人可为的文学生产,甚至成为人们文学生活的一部分。此外,媒介融合时代的书评传播方式更加多样便捷,覆盖领域大大扩展,读者随时随地都可以阅读,这在给读者带来极大便利的同时,对图书阅读的推广和出版市场的繁荣贡献也很大。

  书评与读者、出版社的编辑、图书作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传统的文学传播时代,作者不易听到读者的反馈声音,但在媒介融合时代,网络为读者提供了更多表达的空间。当千百万读者的个性观点化作文字,汇聚在互联网上,便形成了媒介融合时代书评的多元趣味。然而,我们在肯定媒介融合时代书评发展优势的同时,也必须客观地承认其暴露出的一些问题与隐忧:专业书评的精英写作姿态被消解后,大众书评的某些弊端更加突出,书评的文学性、审美性和权威性被削弱,书评的公正、诚信日益淡化,而它的商业性、广告性愈发明显。此外,目前国内的书评制度建设还未取得突出进展,书评研究还没有跟上书评创作的步伐,相关研究还不够深入。媒介融合时代的书评研究不仅需要编辑出版、阅读学、媒介传播等理论,还应该从文体学、写作学、文学批评等多个角度进行整合研究,将书评作为连接图书出版、文学生产与消费、文学生活等场域的纽带来进行多维度研究。只有解决那些钳制书评逐渐完善的障碍,书评的发展才能开辟出更加广阔的空间。

 

  参考文献

  [1]李奇志.文学媒介化:新世纪文学现象解读(一)[J].湖北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2):6-10.

  [2]伍杰.我的书评观与书评[M].北京:华夏出版社,1996.

  [3]司莉.网络书评的现状与发展分析[J].出版发行研究,2005(11):6.

  [4]闫怀兰.书评写作的市场意识和审美思维[J].出版广角,2014(10):36-38.

  [5]周丹.萧条之中独芳华[J].出版人,2014(4):58-59.

作者简介

姓名:王雨婷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禹瑞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