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刊 >> 期刊联盟 >> 学术规范
“以刊评文”评价体系有弊端 盼望更公平、公正、健康的学术生态
2017年04月26日 09:19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施晨露 字号

内容摘要:”上海市期刊协会秘书长、上海大学期刊社社长秦钠在接受采访时这样形容此次施普林格集团《肿瘤生物学》杂志撤稿事件。此事件或许可促使评价体系重建认证为“前浙江援疆外科副主任医师、微博签约自媒体”的微博用户“白衣山猫”发文分析“为什么会有学术论文造假”,文中转贴了台湾大学附属医院妇产部助理教授施景中贴出的一份SCI(美国《科学引文索引》)文章转让价格表。秦钠说,盼望一种更公平、公正、健康的评价体系引领更为公平、公正、健康的学术生态,“大规模撤稿对中国学术界来说确实相当难堪,但或许是一个痛定思痛,扭转、重建评价体系的契机。

关键词:秦钠;评价;撤稿;上海大学期刊社;施普林格集团;学术;评审;发文;接受采访;上海市期刊协会

作者简介:

  “一次地震。”上海市期刊协会秘书长、上海大学期刊社社长秦钠在接受采访时这样形容此次施普林格集团《肿瘤生物学》杂志撤稿事件。在秦钠看来,大环境与个人两方面因素酿成此次事件。

  发表论文求短平快影响科研环境

  此次涉假的环节在于评审流程。“同行评审是学术期刊非常重要的一个制度,确保了期刊的权威性。施普林格旗下期刊暴露出同行评审过程中如此大的漏洞,对期刊自身来说,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秦钠说,上海大学期刊社与施普林格集团在不同学术领域合作有四本期刊,截至目前还未发生过撤稿事件,“我也想与施普林格的有关人士交流,看看是不是接受稿件和审稿的系统出了问题,从中吸取经验,找漏洞、打补丁。”

  “对作者来说,此次事件击破了作为科学工作者的底线,也许他们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但丧失个人诚信是肯定的了。对中国医学界来说,这是集体声誉的重大损失。”在秦钠看来,撤稿事件背后,有关人才评价的制度体系可能是“各种各样原因”中十分突出的一点,“无论是研究生毕业还是评职称,或是大学排名,对于发表论文数量短平快的追求,已越来越影响到高校生态和科研环境。”

  由于此次撤稿事件的集体性,业内人士猜测,这些论文极有可能都是通过论文代投机构向杂志社投出的,机构大批量伪造了同行评审的专家邮件地址。秦钠说,这种论文代投机构或代理公司确实存在。“有些公司、机构甚至驻扎在大学校园里,向研究生推销业务,保证通过购买他们的服务就能完成论文发表任务。”

  此事件或许可促使评价体系重建

  认证为“前浙江援疆外科副主任医师、微博签约自媒体”的微博用户“白衣山猫”发文分析“为什么会有学术论文造假”,文中转贴了台湾大学附属医院妇产部助理教授施景中贴出的一份SCI(美国《科学引文索引》)文章转让价格表。施景中感慨:“原来真的有这种公司,以贩售SCI论文来营运,而且文章居然还可以转让。”在发出这篇文章之后,“白衣山猫”24日晚再次更新微博称,“在此风口浪尖上,还有人打电话给我卖论文。帮我写好,挂我名为第一作者并发在SCI分值1分的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目前已经涨价到60000元一篇。论文公司真敬业啊。”

  “问题的根源可能在于论文和刊物背后的人才评价体系,它让学术界、高校追逐的目标越来越功利。”秦钠将此形容为一种“魔咒”和“根深蒂固的痛点”。他说,自己被当下“以刊评文”的评价体系困扰良久。“一篇质量很高、对业界很有影响的论文假如发表在不起眼的小刊上,就很有可能被湮没……评价一篇学术论文的价值,不是看它的质量和所在领域的影响力,而要看发在什么刊物上。”

  秦钠说,期刊评价这根“指挥棒”成为高校、科研工作者和办刊人的重压来源。“对办刊人来说,不得不迎合数据库的评价体系做些技术处理,比如影响因子,是看被引用数量与发文数量相除的数值,那么尽量缩小分母即发文数量,就能一定程度控制这个数值。于是,编辑们更倾向于刊用字数在1万到2万间的长文章,以降低每期杂志的刊发篇数——然而,短文章就真的比长文章质量低吗?”

  秦钠说,盼望一种更公平、公正、健康的评价体系引领更为公平、公正、健康的学术生态,“大规模撤稿对中国学术界来说确实相当难堪,但或许是一个痛定思痛,扭转、重建评价体系的契机。”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