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刊 >> 期刊联盟 >> 期刊数字化
数字出版时代出版美学的发展与创新
2020年09月02日 10:58 来源:《出版广角》2020年15期 作者:刘韬 宋薇 赵辰玮 字号
2020年09月02日 10:58
来源:《出版广角》2020年15期 作者:刘韬 宋薇 赵辰玮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数字出版时代的出版美学是传统出版美学的继承与发展,同时融入了新的时代特征和技术特点,其内涵不断丰富。出版活动的各个环节在数字出版时代都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同时也为出版美学提供了创新与发展的新契机。在数字出版时代,出版这一审美活动的主体、客体与审美关系都呈现新的时代特点,数字出版时代的出版美学审美范畴和内涵的变化是值得思考的新命题。

  关键词:数字出版; 出版美学; 创新;

  作者单位:刘韬 宋薇:河北大学哲学与社会科学院;赵辰玮:河北大学团委

 

  美的本质早在古希腊时期就由柏拉图提出,其后的几千年间,人们对美本质的讨论一直在延续。到20世纪,人们对美本质的研究逐渐转移到对审美活动的研究。美学是研究人与自然和现实社会审美关系的一门科学,而人们了解自然与社会万物的知识媒介是各式各类的出版物,出版物成为人们了解万物的重要窗口。出版美学融合了编辑出版学与美学两个学科的特质,是研究出版审美活动规律和审美关系的科学。随着社会、技术的发展和不断突破,新技术的发展带来了编辑出版技术、内容生产方式的变化,网络技术的进步正在影响着出版美学的未来。一方面,出版内容的生产与传递朝着数字化方向发展,对出版业提出了更高的审美要求;另一方面,信息时代为读者呈现了更多的选择,也提供了更好的表达渠道,人们审美需求的改变推动着出版美学的发展。

  一、出版美学的发展是数字出版时代的必然要求

  我国在长期的编辑出版活动中,虽然没有形成系统的出版美学理论,但是关于编辑出版的审美与智慧深植于实践活动中。在我国悠久的历史文明中,古代编辑出版的成果可谓辉煌灿烂。我们从现代典藏善本书中亦可窥见古代编辑审美的光彩,从春秋时期的《六艺》到明清的《天禄琳琅书目》等善本书目的编纂,都集中反映了古人的编辑智慧与审美。从竹木简牍到纸质线装书的变化和雕版印刷术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古代出版达到了较高艺术水平。这些出版物可以看作编辑过程中编辑主体美学追求的结晶。在中国古代编辑出版活动中,很明显的特征是编者和作者是同一个人。这与现代传播学意义上“编码”“解码”的传播过程较为相似,编著合一的方式凸显了审美主体在审美活动中的强烈审美追求。

  出版美学的研究最早开始于20世纪80年代,由于编辑出版的实践需求,人们将美学理论与编辑学研究相结合,探究编辑出版活动中的编辑者、写作者和读者对出版编辑活动的影响和关系,形成了“编辑美学”,其主要内容包括编辑出版过程中的对象美、操作美、设计美、信息处理美和风格美。随着人们审美需求的变化和编辑出版实践的需要,美学理论不断被引入编辑活动,以丰富编辑美学。这也推动了编辑美学的发展,为其提供了较为完整的理论框架。

  20世纪末,“出版美学”正式被提出。1998年,教育部颁布《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和专业介绍》,编辑出版专业课程中出现了“出版美学”。1998年10月,黄理彪博士撰写的《图书出版美学》一书出版。这本书填补了出版美学学科研究的空白,并且确立了完整的图书出版美学学科体系。该书提出“图书出版美学就是研究图书出版活动中的审美活动和审美规律的科学”。作者立足于美学理论,将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以图书出版活动中审美生产主体与审美生产客体之间所构成的多层次审美关系为出发点,建构了由整体研究、过程研究、成果研究和效应研究四大部分组成的具有完备理论与实践基础的图书出版美学理论体系。

  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尤其是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出版进入数字化时代。互联网和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加速了出版供应链的数字化进程,原有的以图书出版为主要审美活动的出版美学不能进一步满足实践需求,出版美学获得新的发展。出版美学的研究对象主要是出版物,包括印刷出版物和电子出版物。具体来说,出版美学的研究范围包括各种出版物的美学本质与特征、各种出版物的内容美与形式美规律、书刊的装帧设计与美化、报纸版面的艺术设计与美化和电子出版物的艺术创意与美化等。出版作为一种审美活动,从本质上来讲是一种文化活动,它受人类文化环境的影响和制约,具有社会性和历史性。这就要求数字时代的出版美学研究对象不能局限于传统出版物,还要把数字出版物纳入范畴。数字革命不仅促进了海量数字内容的传播,而且对整个出版行业产生了深远影响。

  数字化直接影响着出版行业的业务系统与信息流,现今出版社的管理系统已经全部计算机化,管理信息的汇编流通完全数字化是不争的事实,组织内部沟通和组织与外部客户及消费者的沟通,在很大程度上已经电子化。这些改变不仅是公司内部工作习惯的变化,而且推动着供应链的数字化。在出版供应链上,内容是出版商的主要资产。数字化技术的发展推动着数字化生产流程的产生,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数字化生产流程愈发完善。

  出版商、作者与读者这三个审美主体的关系也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发生改变。一方面,出版商通过网络提供阅读服务,同时,随着电商的兴起,网络也成为重要的销售渠道。另一方面,网络通信技术和社交媒体的发展,为出版商、作者和读者提供了一个中心媒介。出版商可以通过网络获得读者的意见,而作者与读者可以通过社交媒体进行更为直接的交流。

  内容递送是数字化对出版业影响最深的一个方面。手机、Pad和Kindle等电子阅读终端的出现,使内容通过电子文档的形式实现了快捷的递送,改变了传统的纸质图书运输、批发、销售的传统模式。出版商绕过了供应链的大部分环节,将内容直接递送给读者,对整个出版行业产生影响。

  二、数字时代出版美学发展的特点

  在传统出版时代,图书是传播人类精神文明成果的重要物质载体,出版编辑工作则是精神生产领域的重要形式。这是按照美的规律来建造的一种具有创造性的劳动。美感不是认识,而是一种体验,是一种瞬间的直觉。人的美感主要依赖于视觉和听觉,而数字出版时代的到来加强了人们对这种美感的获得。

  1.审美主体出版商、作者和读者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新变化

  数字出版美学从美学理论中汲取营养,以此来作为自身理论框架形成的重要原则,同时,提高了编著者、销售者和读者在整个数字出版过程中的审美地位。数字出版美学是利用传统美学理论对数字出版活动进行审美研究,并以此来审视和剖析数字出版实践中的主体和客体关系。数字出版时代,技术的进步使信息传递更加便捷,也促进了社交媒体的发展。

  互联网络和社交媒体拉近了出版商与作者、出版商与读者、作者与读者之间的关系。传统出版时代的出版商和作者只能用书信与读者进行沟通,而今可以通过电子邮件、网站和社交媒体直接进行交流沟通,甚至可以成立读者社群,以保持有效的沟通。读者需求的及时反馈推动编辑出版朝着读者需求的方向发展,在编辑出版的审美中,读者的参与度加强。

  哲学意义上的美离不开审美主体的参与,数字出版时代的这种审美体验也离不开审美主体的参与。数字出版物作为数字出版的客体,以特有形式引导了主体的审美体验。这种体验是数字出版时代的一种创造,同时也是不同审美主体之间的沟通。

  2.审美客体出版物的内容形态发生了新变化

  出版美学既观照出版物的内容美,也观照出版物的产品形态美。美既是一种表现形式,又是一种精神内涵。传统出版的美学设计因出版内容形态和递送方式的变化而改变。如果说传统的出版美学落实到物质层面所关注的是文字、图画与纸张的艺术设计和出版流程,那么,数字出版时代出版美学所研究的内容还包括出版内容的数字化呈现,以及音乐、动画、视频、虚拟形象等多种维度的审美内容。丰富的出版形式扩大了出版美学的研究对象,也对出版提出了更高的审美需求。不同的内容形态催生不同的审美标准,不同的审美标准也需要不同的美学形态。我们应该更加清晰地认识到数字时代的出版物极大地提升了审美活动的创造性和愉悦性。美学认为美感的经验就是形象的直觉,核心是生成一个意向世界,而这种意向世界的形成是“情”和“景”的融合,是对主客二分模式的超越。数字出版物打破以往传统出版物文字和图片的限制,通过不同媒介产生超越性的美感体验,丰富了人们的审美直觉。比如,可增强出版物通过给审美主体带来的自由感和解放感,更加直接和迅速地构建了充满意蕴的审美意象。

  3.审美风尚与审美关系发生了新的变化

  审美风尚是一个阶段或一个时代普遍流行的对美的接受态度和接受行为。审美活动中的美不是一种物质的接受,而是一种精神行为。社会文化环境对审美活动的影响体现为审美风尚和时代面貌。审美风尚体现了一个时期社会上多数人的生活追求和生活方式,并且形成整个社会的一种精神氛围。在互联网技术快速发展的当下,普通大众对数字出版物的期待也促进了出版美学的发展和创新。碎片化、轻阅读、读图时代和短视频传播……这一系列的新鲜事物都对出版美学提出了新的需求。不同的审美主体也形成了新的审美体验。出版组织内部实现了计算机化,内容出版形态由传统纸质出版物变为电子文档,手机阅读APP、平板电脑和亚马逊Kindle等阅读终端能够实现更便捷的即时阅读,读者随时随地都可以快速获得出版内容。即使购买纸质图书,大多数人更愿意通过电子商城进行购买。数字时代的出版降低了读者的时间成本,使人们将更多的时间用于有效阅读,阅读变成一件容易且即时的事情。对整个供应链而言,数字出版跳过了很多中间环节,使得出版发行成本降低,读者获得出版物的成本也随之降低。同时,数字出版降低了阅读门槛。网络文学、自媒体等内容产出形式对传统出版行业造成剧烈冲击,推进着出版行业的内容更新、内容优化和审美提升。

  三、数字出版时代出版美学的发展与创新思考

  随着时代的变化,出版美学呈现了不同的美学特征和意义,其所涉及的美学范畴也有所变化,不同的社会文化环境孕育出不同的审美文化。美学形象和艺术设计是传统出版时代的审美范畴。在数字出版时代,出版美学的研究对象还有数字化的呈现形式与传递方式。传统出版时代的出版审美以出版集团为主导,而数字出版时代的出版审美则更加突出编辑、作者、读者互相影响的多元交互审美的主体特征。

  出版作为审美活动,是记录思想与情感的过程,也是人类交流感情、获取知识的主要媒介。传统出版美学所反映的审美趋向,主要体现在出版本身和出版内容上。读者对出版物的审美行为不仅体现在文字内容上,而且涉及编辑排版方式以及书籍的纸张、色调、形状、线条等各种要素带来的感官愉悦感。书籍的内容和外在形式共同对审美主体产生作用,让审美主体获得审美感受。审美感受是全方位的,包括视觉、嗅觉、听觉、触觉和味觉的通感和主体感受。数字出版将更多的美学元素注入出版领域,使得出版物的形态特征和呈现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增加了出版物的审美价值。

  立足于数字时代的出版美学,经过实践的发展拥有了更为丰富的内涵。数字出版时代为出版美学提供了更丰富的出版途径与审美范畴。出版美学在为出版行业提供审美范式与理论指导的同时,也在发展中不断充实,获得新的发展。数字出版活动将内容数字化的过程,就是一次出版主体与出版物互动的过程,赋予了出版美学新的内涵和意义。值得注意的是,我们研究数字时代的出版美学不能脱离本土化语境,应从中国传统哲学出发,根植于美学的现有基础而不断创新发展,既保持相当长时期内审美风貌的稳定性,也体现审美风貌的时代特色。

  数字出版时代的变革赋予了出版实践者与研究者更多的审美空间与想象空间。将理论应用于实践,以实践的经验完善出版美学,是数字出版时代的要求。出版美学的创新能够为数字时代的出版物增添更多美的气息,也使审美主体更加适应当下的数字出版时代。

    

  参考文献

  [1]叶朗.现代美学体系[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

  [2]朱立元.美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

  [3]陈望衡.艺术设计美学[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0.

  [4]黄理彪.试论图书出版美学[J].广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8(3):3-5.

  [5]姚德全.编辑美学的研究对象[J].编辑学刊,1992(3):14-17.

  [6]陆善勇.出版美学理论的厚重奠基——解读《图书出版美学》兼议当前的美学研究[J].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0(4):103-104.

  [7]刘玉清.出版美学学科建设初探[J].出版发行研究,2004(10):22-26.

  [8]方静.编辑出版美学研究对象刍议[J].漳州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1):137-141.

  [9]赵树旺,张昭.数字化时代出版美学的继承与创新[J].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1):134—137.

作者简介

姓名:刘韬 宋薇 赵辰玮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禹瑞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